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这个特殊群体的画室里画满了五彩的梦想

2023-02-15 23:08:12 261

摘要:来源:红星新闻网4月2日,是第15个“世界自闭症关注日”。在成都市青羊区,有一间创办了9年的“五彩梦想画室”,这是一处专为自闭症、脑瘫患者、智力障碍等特殊群体打造的港湾。他们中年龄最大的已有40多岁,最小的只有七八岁。徐渝江是画室的创始人之...

来源:红星新闻网

4月2日,是第15个“世界自闭症关注日”。

在成都市青羊区,有一间创办了9年的“五彩梦想画室”,这是一处专为自闭症、脑瘫患者、智力障碍等特殊群体打造的港湾。他们中年龄最大的已有40多岁,最小的只有七八岁。

徐渝江是画室的创始人之一,她的女儿欣欣因难产导致脑瘫,但在很小的时候,欣欣就表现出极大的绘画天赋。2013年,退休后的徐渝江和成都市新叶助残公益服务中心联合创立“五彩梦想画室”,免费为心智障碍群体提供艺术康复培训。

创办9年

画室不收费不设门槛,充满欢乐

3月30日下午4点多,红星新闻记者来到青羊区残联,探访五彩梦想特殊儿童艺术康复中心(以下简称“五彩梦想画室”),刚拐过安静的办公区,就突然被一阵热闹的欢笑声吸引,那是从画室传来的。

“今天老师带了彩色的色块,在教孩子们涂色。”徐渝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每周三、周五的下午,是画室的开放时间,每次都是如此欢乐。

学员正在学习画画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不大的画室里,整齐摆放着几组桌椅,画室的墙壁上、四周的角落都放满了绘画的成品、半成品,以及手绘布袋。水粉画、简笔画,甚至是简单几笔的涂鸦,学员们用并不灵巧的手握着画笔,画得格外认真。几个“调皮”的男生一边聊天一边画画,嘻嘻哈哈的,是画室里最大的笑声来源。他们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即使画室里来了陌生人,也丝毫不在意。

“我叫然然,我会画画、打非洲鼓……”画室外,然然主动向来自市内高校的志愿者姐姐做自我介绍,并表演起口琴,吹奏了《友谊地久天长》《送别》,还把一首《生日快乐歌》送给当天在画室过生日的女同学。你一定想不到,面前这个高大的“男孩”,已经26岁。

画室一角,徐渝江的女儿欣欣正在安静地画画,再普通不过的短发,在发尾留着一小辫,扎着彩绳。画板旁,就是欣欣独具特色的自画像。玫红色的皮肤,蓝色的嘴唇,脸颊上零星的小雀斑,独特的小辫子,极具“标志性”。发现有人走近,欣欣抬起头,开心地笑着。

2013年6月,徐渝江和成都市新叶助残公益服务中心联合创立五彩梦想画室,免费为心智障碍群体提供艺术康复培训。一开始,徐渝江的想法很简单,希望陪伴因难产导致脑瘫、但在绘画上颇有天赋的女儿欣欣在绘画这条路上走得更远一些。

“如果能同时带动几个有相同情况的家庭,那就更好了。”徐渝江说,画室成立后,从最开始的几个家庭一路走到现在,已经有超过200个注册学员。“我们今年对长期没有参加活动的学员进行了清理,需要重新进行注册,基本上每周都会来的学员大约有30多个。”徐渝江说,画室不收费、不设门槛。

绘画

是一个疗愈和康复的过程

画室的学员年龄差距比较大,年龄小的七八岁,大的有三四十岁的成年人,不同程度地患有智力障碍、脑瘫、唐氏综合征、自闭症等。在徐渝江的眼里,无论年龄大小,他们都是画室的孩子。

画室里的作品

出生于1981年的娟娟,是画室里年龄较大的“孩子”。“娟娟是正常读完了中学,但找工作时屡次受挫。”徐渝江说,因为比同龄人的智力水平稍低,娟娟做事反应比较慢,换了很多次工作,被打击得没有了自信。尤其是在娟娟妈妈为娟娟办理了《残疾证》后,这让娟娟的自信心低到了谷底,非常抗拒。“做过公交车售票员、餐馆的服务员。”娟娟说,每一份工作,短的一个月,长的也只有一年,并且非常不开心。

2015年,娟娟来到画室,一开始学画水粉画,练习了很多年,已经能够临摹一些知名画家的作品,也是画室里画作水平比较稳定、能卖出作品的学员之一。

界界是一个患有自闭症的孩子。刚到画室的时候,界界行为完全不受控制,可能刚坐下不久,就突然冲出画室大门,“按电梯按钮,电梯一上一下、一上一下,或者把门打开、关上,打开、关上。”徐渝江说,这是自闭症典型的刻板行为。现在,界界能在画板前一坐就是两个小时。“有时候看他的画,我们会交流,‘这个地方,画一朵花会不会好一点’?或者‘那里,可以怎么修改一下更好’?”徐渝江说,现在,界界能听得进去,并且自己思考修改,对于自闭症孩子来说,这是与外界沟通能力的极大提升。

徐渝江说,画画,实际上是一个疗愈和康复的过程。对于孩子们来说,绘画是表达情感、和外界沟通的方式,他们的内心都藏着大大的五彩世界。

所以,徐渝江和指导老师、志愿者,从不纠正孩子们的画作。“你想怎么画?你觉得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徐渝江说,刚到画室的孩子面对白纸和画笔颜料,往往只会画得小小的,“这实际就是他们的内心,没有信心、胆小。”她会鼓励孩子们,“在旁边再画一棵大一点的树”,“能给树画一只小鸟吗?”“天上可以有云朵吗?”直到把一张白纸画满,也把他们的心装满。

“画画是没有对错的。”徐渝江说,这是女儿欣欣最常说的话。过年的时候,画室不开放,有孩子会给她发消息:“徐妈妈,我想你都想哭了。”也有孩子给她发几分钱的红包,说:“徐妈妈你辛苦了,给你发一点买菜钱。”孩子们可爱稚嫩的感情表达,会让徐渝江笑得乐开花。

只有家长走出痛苦的漩涡

孩子们才有希望

每年,五彩梦想画室都会积极对接项目,筹措资金,为孩子们办画展,不仅让更多的人能够关注到这个特殊群体,而且通过社会爱心人士的帮助,也能售卖出一些画作。“我们留下40%作为画室资金,60%就给‘作者’发奖金。”徐渝江说,尽管每幅画的价格并不高,根据艺术水平,从一百元到三五百元或者更高一些;也不是所有孩子的画作都能售出,但这是社会对他们的一份认可。

画室里的作品

徐渝江坚持认为,办画展、卖画,对于购买画的爱心人士,绝不能是单纯的“献爱心”,所以她要求售卖的画作一定是要达到一定艺术水平的作品,“别人买回去,是可以挂在书房、走廊做装饰品的。”画室里出售的手绘帆布口袋,一开始也“浪费”了许多,才有了现在可以上架的作品。

一开始,也有孩子因为自己的画没卖出去而生气,但徐渝江会说,没关系,画画的过程获得了快乐就好,这一次没有卖出去,也许下一次就卖出去了,“慢慢培养他们成熟的心理。”

画室,除了是孩子们的乐园以外,徐渝江觉得,这里也是许多家庭的港湾。“只有家长从疾病带来的苦痛中走出来了,孩子们才有走出来的希望。”徐渝江说,相关部门、爱心人士,能够提供资金、场地,但只有家长才清楚,自己的孩子需要什么样的关怀和成长。所以,五彩梦想画室的每一个家长都是志愿者,大家都会相互帮助和鼓励。

“特殊群体的孩子,家长最常担心的一点,就是未来怎么办?”徐渝江说,未来还没有来,现在看到孩子们在成长,开开心心地过好每一天,其实就是明天。

红星新闻记者 于遵素 摄影报道

本文来自【红星新闻网】,仅代表作者观点。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提供信息发布传播服务。

ID:jrtt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