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艺考季▎杭州偌大的画室村很冷清,80%学生竟然都回家了……

2023-02-15 22:18:03 730

摘要: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郭闻通讯员刘俏言/文林云龙/摄因着中国美院象山校区的存在,杭州通往富阳320国道边,不知不觉地形成了中村、银湖两处美术类艺术考生的圣地,因为这儿聚集着杭州大部分的画室,形成了传说中的“画室村”。一如宋庄之于北京,小洲村...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郭闻

通讯员刘俏言/

林云龙/

因着中国美院象山校区的存在,杭州通往富阳320国道边,不知不觉地形成了中村、银湖两处美术类艺术考生的圣地,因为这儿聚集着杭州大部分的画室,形成了传说中的“画室村”。一如宋庄之于北京,小洲村之于广州,新都之于成都……

每年7月之后,这儿大大小小的画室便陆续开张,艺考生们陆陆续续从全国各地而来;下一年3月全国各校考结束后,画室又陆续闭门休整,考生们又陆续各回各家。一切就像候鸟季般准时、有序、有目标,南来北往。

眼下这个时候,正是画室的黄金时间,也是艺考生们最紧张的日子。省美术联考成绩已经放榜,接下来,考生们将迎来竞争更直接和激烈的各校校考。

艺术可以零起点

画室直送上青云

对于美术类艺考生的印象,相信大多数人的直接概念就是:曾经大排长龙的中国美院报名队伍,或者是新闻里报出来的抽象的报考人数——那些每年都上涨的数据。

事实也是如此,如果没有家有艺考生,这个群体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确实显得陌生而又神秘。原因无他,这部分人群实在是小众。虽然每年的报名环节都会折腾成新闻,但占据总考生的比例实在是微乎其微;他们所受的专业训练又不被人们了解。更勿庸讳言的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艺考曾经是文化课差生的重要选择,所谓为了艺术理想而走上这条道路的人很有限。

需要向大部分人说明的是,其实艺术考试也是可以突击的,就像有的人可以在高三一年靠刷题考上不错的高校一样,画画这件事,也可以是在最后一年不到,甚至半年的时间里,完成从艺术小白到具备高校入学水准的转变。这是我们在采访过程中接受到的第一件令人吃惊的事实。

原因无它,因为美术专业课考题也和数学题一样,是有范围、标准、考试技巧的,所以经过几个月的强化针对性训练,完全可以应付专业考试。就像语文老师会分析每年高考作文命题变化一样,美术专业课老师也会分析每年的命题,比如近些年静物写生题越来越少,尤其是石膏像写生几近于无,而人物肖像素描大大增加,那么相应的,画室就会加大这方面题材的训练。

就算题型有所改变,也改变不了本质上的东西。比如广州美院的校考题近两年有向文字描述题转变的趋势:人物头像造型,五十几岁年纪,身躯魁梧,略有些发胖。头发修理得很整齐,两条眉毛又粗又黑,一双眼睛总带着沉思的神色,连鬓胡子刚刮过的方下颊微微泛青,给人总的感觉是严肃、老练、精力充沛……根据以上文字描述的人物特征,用现实主义的造型手段,塑造出一位中年男子的素描头像造型。看上去好像很复杂,其实就是画一幅符合文字要求的中年男人头像。这样的人物肖像练习近年来在画室都是训练重点,我们每走进一间画室,都看见学生们在临摹人物,无一例外。

采访中,博美美术学校校长林晨旭就很开心地说:我们曾经押中了2018年的省联考题目,正好平时训练过。

只不过,这些零基础入学的孩子大部分只能成为艺考大军中的庞大分母,日后成为画匠、美术技术工或者从事与美术有关的工作,比如文印店的平面设计员,

极少数有艺术天赋的才可能会真正进入艺术的殿堂,而这些,与那些真正热爱美术、很久前便开始艺术训练的孩子,才可能成为全国八大美院青睐的对象。

艺考不再是差生的退路

画画是需要脑子的

画室高强度的训练也正如数学的刷题,画到一定程度会发现,原来考试题都是似曾相似的。而这个高强度强到什么程度呢?一天十多个小时或站或坐在画板前,没有上下课概念,只有吃饭能够离开一会儿。是不是比刷题更痛苦?

除了专业课,文化课也是不能拉下的。如今的艺考分数,并不是如很多人所以为的那样,考个200来分就可以了,文化课在总分中的比重越来越高,预计在今年的录取分中会达到一半的占比。

近些年来,文化课差才去艺考的学生比例越来越少,因为此路渐渐不通。更多的情况是,艺考生中的文化课高分考生越来越多,来自全省重点高中,比如杭二中这样的一流学校的学生也越来越多。他们都是奔着清华、央美、国美等前三所美院及专业而去的。

杭州思创画室的林听老师说,刚办画室时,因成绩不好走艺考道路的学生能占到一半以上,这些年这一比例逐渐下降,直至2019年的40%不到。

那么专业课需要这么多的时间去训练,文化课又怎么办呢?“只能再挤时间学呗。”一位来自湖州的女生说。她正是这样的文化课650分高分考生,已经不需要再和别的同学一起上文化课,每晚她会自觉地预留出3个小时在寝室里默默刷题。

所以有人说,艺考生其实比一般考生更苦更累,因为他们的付出和努力不被人所见,还往往不被人理解。

杭州数一数二的大画室孪生画室教学总校长徐鑫告诉我们,每年画室都有学了一段时间后退学走了的孩子,因为吃不了这份苦。在画室,苦的不仅是学生,还有老师。在最后的冲刺阶段,老师基本上都是住校与学生待在一起。每天早上7点开始上课,晚上11点半下班,联考之后,半夜2点半下班都是常事,“这根本不是60后、70后能够干的工作。拼的不仅是脑力,更多的是体力,很多老师到最后往往是体力跟不上,太累了。”

而且,画室的老师除了教专业课,还得兼任心理老师的工作。到画室学习的孩子,大部分都是一待几个月,中间不回家。其实从7月开始到来年校考,这半年的时间,许多画室仅仅只会每月给一天假期。这对正从少年走向青年阶段的考生来说,是学业之外的另一种考验,心理上的考验。学业的压力,离家太久没有亲人慰藉的压力,都是需要跨过去的坎。这个时候,老师的心理疏导便犹为重要。

今年的画室村

略有些清冷

相比往年这会儿画室里黑压压一片学生的场景,现在的画室村显得有些清冷。大仓库式的画室里起码空出了一大半的位置,许多教室甚至空无一人,只剩墙上仍贴着的励志标语仍默默地注视着地面上还没来得及收拾好的颜料筒、画架、折叠椅……

那些离开的学生占据了画室近80%的人数,他们参加完省联考后便回归了普通高中生活,为接下来的文化课学考选考做准备;而留下的20%的学生,则基本是奔着全国八大美院而去,或者目标是东华大学、江南大学等仍保留有校考的学校。

2019年12月16日省联考之前,博美美术学校有着800多名学生,那时候的专业课多以大课为主,主要为省联考做准备,训练静物、写生、速写、头像素描等几个大方向。省联考后还剩下140多名学生,他们的目标很明确,于是便按照报考专业分为了设计、写生等4个营,营名叫作“美术高考冲刺营”,颇有现实色彩。

孪生画室算得上是杭州规模最大的几个画室之一,在全国设立了11个分校区。这段时间,立志冲击八大美院的学生基本都集中在了三美校区,为最后的校考做准备。走进三美校区的时候,大教室里黑压压上百人正在听老师讲解一副学生作品。这是每天都会有的场景,老师会拿出当天画的好的作品,或是历届的校考优秀作品进行细致到发丝的讲解分析,对这群差不多是艺考生金字塔顶端的孩子来说,这种讲解十分有用及必要,可以非常有效地get到各学校的考试要点。

艺考政策的改变,对学生和家庭来说是大利好,极大地减轻了学业和经济上的负担。按照以往,如果要坚持到校考之后,大约需花费5万元,而现在大部分的的学生在联考后就可以离开,差不多可以省下近一半的费用。而对于画室来说,则是迫使大家走上了精品路线。

“小而美。”林晨旭这么总结2019年以来杭州画室的培训思路。画室将逐步地不再是批发式,不再是突击班。最优质的师资和力量都会转移到那20%的校考生身上,这才是画室的生存之道。而对于艺术这个行业来说,美术高等院校培养的也不是画匠,而是画家画师。

随之改变的还有驻扎在画室村里的文化课补习公司,这是画室村生态链上十分独特及非常意思的一环。胖胖老师王克阳干的就是文化补习的活,他不断地向各画室派出手下的文史哲数理化英各科老师,为有需求的艺考生上文化大课。但是今年现阶段,他输出的更多的是小课,在他的“胖胖老师冲刺营”所在的小楼各小教室里,就能完成授课任务,因为剩下的学生不多了。

岁末的时候,孪生画室的创始人之一张森在他的朋友圈发了个题为“唯有埋头,才能出头”的视频,画面中徐鑫老师边画边为考生们做着讲解。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