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艺术家和他的画室

2023-02-15 22:17:21 989

摘要:作者:项木咄链接:https://zhuanlan.zhihu.com/p/20427554来源:知乎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画室是一个隐秘而独特的存在。它就像一个特别的车间,...

作者:项木咄

链接:
https://zhuanlan.zhihu.com/p/20427554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画室是一个隐秘而独特的存在。它就像一个特别的车间,一件件伟大的作品,从那里源源不断地产生。每一个画室都是一个特殊的空间,彼此之间各不相同,带着艺术家深刻的个人烙印。

我发现,考察一个艺术家的画室是一种有趣的体验,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画室的风格就是艺术家作品风格的延伸。一个艺术家的作品如果凌厉且充满情感,他的工作室很有可能会一团糟弄得像个垃圾场;而如果艺术家的作品克制且充满理性,那么他的工作室则被收拾得井然有序。

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

在画室里,培根很少用到真人模特,他觉得模特按照自己的要求而摆出姿势时所造成的肢体扭曲令人很尴尬,即使是画一个特定的人,他还是宁愿使用照片作为创作起点。

所以你可以看到,他的画室里基本上没有属于模特的空间,没有床,没有椅,只有杂乱摆放画笔和颜料。培根就在这一大堆废弃的物品中创作他的作品,旧的木盒和纸盒、旧的法兰克·辛纳屈的宣传海报、废弃的画布、杂志和报纸等一切都可能成为他创作艺术品的原材料。

培根死于1992年,去世以后,他在南辛顿市里缪斯捷街7号的工作室被以考古发掘似的方法小心地整理出来,然后搬到都柏林市休街的一个画廊再照原样组装起来。

卢锡安·弗洛伊德(Lucian Freud)

同培根不同,弗洛伊德画人物画,是必须要有模特的。所以他的画室里必定摆放着床或者椅子。马丁·盖福特曾描述过弗洛伊德的画室:“它是一间优雅的格鲁吉亚风格的双厅,保留着几个原来的取暖火炉和带百叶窗的窗框。画“我”的那半边房间是为深色背景的作品而设置的,百叶窗永远都是关着的,给工作室增加了些许静谧的亲密感。屋子外面是一条有着许多商店和餐馆的交通繁忙的街道,路人很多。厚厚的百叶窗使噪音降低了不少。屋子里面是平和的,隐秘的,不会发生多少事情,除了绘画创作的过程在缓慢地进行着。”

在弗洛伊德的画室里,每幅画都有它自己的位置,画中的家具物品也有它们本身不同的功能。每次画不同的模特的时候,用不着的家具会被推到一边,要用的椅子或床则推出来,那些当时不在画的作品都面朝内沿墙靠放着。在弗洛伊德的作品中,日光背景与深色背景的画是截然不同的,每一幅作品的光线来源要恒定不变,这点对弗洛伊德来说至关重要。一旦决定了光源和家具的安排,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这一切就必须保持原样,直到作品完成为止。

在照片中,我们还可以看到,画家作画时颜料随处刮涂和飞溅的效果使画室的内墙像极了波洛克风格的抽象画。从某种意义上说,画室就像弗洛伊德通过他的绘画慢慢地、无意识形成的一幅作品。

亨利·马蒂斯(Henri Matisse)

△Matisse’s studio wall at the Villa le Rêve, Vence, May 22, 1948

马蒂斯晚年开始尝试剪纸装饰艺术。他把画室的墙面当做画布,将自己的剪纸作品都贴在了墙上。使整个画室变成了独一无二的艺术作品。

△The development of The Parakeet and the Mermaid on the walls of Matisse’s studio at the Hôtel Régina, Nice, 1952

马蒂斯在尼斯的画室里,《The Parakeet and the Mermaid 》中的树叶和石榴铺满了两个墙面。从左到右,自上而下,这些颜色鲜艳的剪纸创造了一个让人充满臆想的空间,使人沉浸其中。“我在我的周围创造了一个小小花园,”马蒂斯写道,“那里有树叶,有水果,还有飞舞的小鸟。”

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

罗斯科的画室就如同他大画幅的色域画一样,空旷、安详。置身其中,你需要的仅仅是静静地感受、观察或是放空。

皮特·蒙德里安(Piet Cornelies Mondrian)

△mondrian‘s paris studio in 1926

在巴黎的时候,蒙德里安住在一个很小的公寓里。他将工作环境分为三个空间,使之适合于自己的绘画工作。他生活在一个精心安排的方形平面和垂直线条中,这些方形平面和垂直线条的布局被一个圆柱形物体——他那鲜红的炉子——隔开了。

古斯塔夫·克里姆特(Gustav Klimt)

克里姆特将画室布置得十分简洁:画架用来绘画;墙边的床用来满足自己难以遏制的情欲性爱;而地上散落的一些小碗可能是为了给那些在路上流浪的小猫提供食物。

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

晚年的莫奈专注于画池塘里的睡莲。在照片里,画室的四周只摆了几幅《睡莲》,中间是一张沙发和几张椅子。除此之外,似乎啥都没有了,整个空间显得十分寂寥和空旷。这似乎反映了莫奈晚年功成名就后安详自如的心态。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