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当AI学会画画,画师们该感到害怕吗?

时间:2023-05-31 05:53:57 | 浏览:246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这首英国诗人狄兰·托马斯写给病危父亲的诗歌,在2022年成为中国美术学院图像与媒体艺术类专业复试的命题创作试题。长期进行现代诗创作的苏拉用AI绘图工具给出了心目中的答案:星空中温润、细腻的玫瑰色黑洞。苏拉告诉南方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这首英国诗人狄兰·托马斯写给病危父亲的诗歌,在2022年成为中国美术学院图像与媒体艺术类专业复试的命题创作试题。

长期进行现代诗创作的苏拉用AI绘图工具给出了心目中的答案:星空中温润、细腻的玫瑰色黑洞。苏拉告诉南方周末:“我写诗时最经常做的就是生成不同的意象,经常会结合一些奇怪的词,而AI绘画马上可以把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的东西展现出来。”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苏拉用AI创作。 (受访者供图/图)

2022年8月31日,由AI生成的画作《空间歌剧院(Théâtre D"opéra Spatial)》在美国科罗拉多州博览会的数字艺术类美术比赛中获得第一名。该奖项的授予引起很大争议,有人感叹“艺术的死亡在我们眼前展开”,也有人表示“凭借AI作品获奖并不能证明你就是艺术家”。

AI生成画作《空间歌剧院(Théâtre D"opéra Spatial)》。 (资料图/图)

面对争议,创作者表示自己并没有违反任何规则,提交作品时也标注出了所使用的AI绘画平台。两位评委事后表示不知道该标注指的是AI工具,但即使知道了也不会改变自己的选择。

2022年,AI绘画工具迎来了飞跃性的发展,在生成结果的质量和速度上都有了显著提升,几秒钟内便可以生成画面优美的高清图片。8月22日,生成速度极快、且具有较高艺术观赏性的AI绘画算法Stable Diffusion宣布开源,再次让AI绘画成为热点。

故事从装饰房间开始

2019年,一个朋友到自由职业工程师Angus Russell(安格斯·拉塞尔)家里做客时说道:“你们家墙上有点光秃秃的。”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拉塞尔和女朋友决定找些艺术品来装饰。

几乎逛遍所有墙面艺术品店铺后,拉塞尔发现市面上的作品都无法与自己的经历、情感产生关联。他突发奇想:能否购买一幅AI生成的画作,或者自己用AI创作一幅完全个人化的作品?

搜寻过程中,拉塞尔了解了AI艺术的发展状况,包括2018年佳士得拍卖行以43.25万美元售出的由法国艺术团体Obvious创作的AI画作《爱德蒙·贝拉米肖像》,以及Deepart.io这样能够体验AI生成画作的平台。当时,输入参数让AI作画的工具,给出的结果大多不尽人意,更“智障”而非“智能”,像《爱德蒙·贝拉米肖像》这类精品画需要制作团队具备较强的编程功底,利用GAN算法(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即“生成对抗网络”)生成。就连《爱德蒙·贝拉米肖像》本身使用的算法也非Obvious原创,而来自一位艺术家在网上的分享。

当时像Deepart.io这样开放给大众使用的AI生成画作功能,本质上是“风格转换”(style transfer),某种程度上可以理解成给原图加一个画家风格滤镜,比如梵高风格的自由女神像,莫奈风格的悉尼歌剧院等等。

搜寻结束后,拉塞尔发现了市场空白——没有能够购买AI生成画作的平台。于是,他萌生了更大的计划——开发平台,帮助更多人用AI画作装饰自家墙面。他首先开了一家网店来进行“市场调查”,以30到50澳元标价售卖自己生成的AI作品,看是否有人购买。确定有市场后,拉塞尔花了一个月时间利用开源代码搭建起了Nightcafe,一个让使用者免费生成画作,并提供付费购买制作装饰画实物的平台。

起初,网站收入寥寥,拉塞尔每个月还要负担网站运行的费用。某次,有用户一口气生成了1500张图,并没有购买任何成品。拉塞尔为这1500张图支付了200澳元左右的费用,恨不得关掉这个网站。冷静下来,他引入了点券机制,每个用户每天获得固定数量的免费点券来生成画作,用完即止。该机制实行当日,不少人发邮件询问如何能购买更多点券。网站由此走向收支平衡。

2021年,VQGAN+CLIP算法的结合使用让AI绘画踏入新阶段,真正实现了较高质量的“输入文字生成图像”。这两种机器学习算法彼此独立,前者擅长根据原有图像生成相似的图像,而后者能够给图像与文字的匹配程度打分。两个算法互相配合,多次迭代后,便能生成一张符合使用者输入文字的最佳图像。

算法开源后,拉塞尔将其引入了自己的网站。2021年10月,有人将自己在网站上用AI生成的图片分享在国际著名社交网站Reddit,登上了热度榜单。分享者输入的指令是“被雾笼罩的废弃监狱”,得到的图片是雾气下的阴森楼房,还有一排铁栅栏悬在空中。这幅图中的建筑结构存在一定问题,整张图也并不非常惊艳,但AI展现的绘图功能还是吸引了不少人,他们循迹涌入Nightcafe。“该帖走红后的两天内,网站生成的图片数量超过了建站两年来生成的总和。最高峰的时候网站一天生成了一万张图片。”拉塞尔告诉南方周末。

在拉塞尔看来,当时技术下的AI绘图更适合用于创作一些抽象的内容,例如梦境和鬼屋,但对于具象化的作品则很难完美实现,比如一个结构科学的房子,或者身材面部比例合理的人像。

这一缺憾在一年后,也就是2022年得到了改善。这一年,扩散模型(Diffusion Model)凭借更出色的生成结果取代了对抗生成网络(GAN),成为图像生成领域更偏爱的算法。由此衍生出了Clip + Guided Diffusion、Dall E2、Stable Diffusion等新的算法,以及基于这些算法搭建的AI画作生成平台Disco Diffusion、Dall·E2和Stable Diffusion。

进步神速的AI画手

2022年3月6日,有着影视和游戏从业经验的FeiArt第一次使用Disco Diffusion。进入网站后,指令框中已然存在一行文字,“一个很漂亮的、在海边的灯塔”,并配上了某艺术家风格。点击生成后,FeiArt解锁了第一次AI创作体验,得到了一张灯塔的图片。

Disco Diffusion(以下简称DD)为开源代码,灯塔是网站给所有新用户的预设引导,象征AI绘画行业的探路灯。得到灯塔图片后,FeiArt又输入了几个指令,让AI生成大楼、车辆:“做了几幅之后我就傻了,没想到机器真的能看懂我的指令,还能给出相应的图像。”

FeiArt表示,DD生成的图像虽然颜色、创意特别好,但仍存在不少问题,比如缺乏主体性,画面透视混乱,而且无法画出比例合理、五官清晰的人。然而,他已经可以想象到这项技术发展完善后能带给影视、游戏行业的冲击,于是“迫不及待地开始研究”。

DD并不是以软件形式推出的,而是直接在浏览器中编写和运行代码。使用者还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对算法进行优化。FeiArt表示,自己便是“全球范围内最早对DD进行优化的人之一”,他让算法接触大量的人脸图片数据,并在此基础上学会画人。

作为当时少数掌握高级AI绘画技巧的人,FeiArt曾想过将生成的作品当作艺术品进行售卖。整个4月,FeiArt都埋头创作,生成了365张中国山水画,并为每张图配上一首AI作的诗。当他做完这个系列作品,还没来得及发布,效率更高的AI绘图软件Midjourney出现了。

FeiArt用AI做的山水画系列中的一幅。 (受访者供图/图)

DD时代下,生成一张图可能要半小时,而Midjourney(以下简称MJ)生成四张图不到一分钟。“我瞬间觉得没意思了,整个行业迅速迭代,至少几万人现在都能做出我的作品了。”FeiArt告诉南方周末。

和DD相比,MJ在使用方面也有不小的变化。使用者不再需要面对代码,只需要在Discord社群中输入指令便可得到结果。该变化不仅为使用者带来了便利,而且营造了一个开放性社区。在这个社区,每个人都可以看到其他人所使用的指令关键词,这意味着创作不再神秘,人们可以互相模仿。

此时,“画”出一幅好画的关键不再是掌握训练AI的办法,而是有效描述自己想要的画面,比如在内容描述完后加一个“Art Station”(一个综合CG视觉艺术网站名字),AI生成的图片质量会比较高,再比如“高细节”“电影打光”等描述能赋予图片不同质感。有人更是整理出了“AI绘画秘籍200关键词”“画派关键词——XX类”等关键词手册。

AI理解这些关键词似乎尚需时日,比如没法很好地演绎“美丽的”这种宽泛的形容词,需要使用者同时给出特定艺术家、设计师的名字,这无疑提升了专业门槛。

2022年8月,功能强大的AI绘画平台Stable Diffusion(以下简称SD)开始内测。FeiArt对SD团队开源的做法感到震撼:“SD最初用于训练的4000台A100的显卡价值不菲(每台价格一至两万美元),很难想象他们有着怎样的财力,抱着怎样的理念,或者说为人们做贡献的精神去把这个东西放出来的。它的价值之高,对业界的影响之大,说是AI革命都不过分。”

SD背后的公司为Stability AI,创始人兼主要投资人埃马德·莫斯塔克(Emad Mostaque)毕业于牛津大学,拥有技术与对冲基金背景。该平台源于他2021年染上了新冠肺炎卧床期间,与七岁的女儿一起探索AI绘画:莫斯塔克提供算法模型,女儿给出创作想法。当时斋月即将结束,女儿以穆斯林家族、社区内外的团结作为主题进行了生成。算法最初给出的16张图女儿都不太满意,并一张一张向莫斯塔克解释画面与自己预想的出入。历经六个小时,两人最终得到了满意的作品,该作品以3500卢比的价格售出。

七岁女儿的创作让莫斯塔克意识到,这是一项能够让几乎所有年龄段的人都受益的技术,应该让所有人都有机会使用。如今,SD模型能在消费级显卡上的10GB显存下运行,并在几秒钟内生成512x512像素的图像。

据FeiArt介绍,SD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产出AI图画的数量已经超过了人类画家过去几十年在Artstation网站上作品的总量。

“打不过就加入”

2022年6月11日,《经济学人》杂志选择用MJ生成的AI绘图作为当期杂志的封面,报道主题“人工智能新前沿”同时也是给AI输入的绘图指令。编辑部表示,生成图片本身较为轻松,但是找到能生成合适图片的指令却并不简单,他们尝试了250次,生成1000张图片后才最终确定了这个拼贴风格的封面。

AI设计的《经济学人》封面。 (资料图/图)

“我们想指出,目前AI绘画的基础模型与好莱坞电影所钟爱的杀手机器人还相差甚远。”编辑部在社论中列出了多组试验结果,其中不乏直接给出指令里没有的棋盘、将长篇指令词直接堆积在画面中间的无厘头图片,“它们(AI)确实很厉害。但是我们认为,至少在接下来的几期中,还是应该坚持与人类插画师合作。”

画师或许是受到AI绘画最直接影响的群体,他们对于AI绘画的态度已然两极分化。不少画师公然批评用AI生成作品的人,认为“这样不道德,应该让艺术家来做”,对于AI生成的作品本身,则表示“细看是一堆垃圾”。

2022年8月29日,AI绘画网站mimic的测试版上线,该网站主攻日系二次元画风头像,允许用户上传图像让AI学习并输出相同画风的AI画作。mimic刚发布便遭到了大量日本画师的抵制,他们发表了“禁止将我的作品用于AI作画”的声明,有人甚至删除了发在推特上的画作,怕有心之人盗用上传至平台。一天后,平台宣布整改。

然而,正如19世纪的“新技术”摄影既没有被画家的联名反对淹没,又没有造成绘画的“死亡”,如今的AI绘画也在一片抗议声中获得了不少“打不过就加入”的拥护者。

位于杭州的设计师AIBEN同样从早期就开始关注AI绘画,并持续探索与创作。起初,他将AI生成的国画分享给一个专门做国画的朋友,对方指出“这个作品看起来像那么回事,但是缺少国画最重要的笔触,就是看不出画笔的痕迹,只能说是有一定商业装饰价值,但没有任何艺术价值”。

AIBEN用AI创作的场景图。 (受访者供图/图)

AIBEN也能看出一些AI作品的问题,比如人的五官怎么都生成不好,但他并没有因此放弃,而是在AI允许的范围内持续探索,比如画一些古风向的人物时会输入“没有脸”的关键词来避免生成扭曲的五官。到了8月底,AIBEN把新作品分享给那位朋友,对方感叹“AI太恐怖了,感觉设计师要失业了”。甚至有策展人看到他在社交平台分享的作品,主动说要帮他包装策展。

AIBEN用AI创作的人物图片。 (受访者供图/图)

游戏场景原画师秦天对AI绘图工具持完全肯定的态度。他在业余时间利用AI创作了多套作品,表示应用AI后可以节省80%的绘画时间。在社交平台上得到较高关注的古风武侠AI创作《赵客缦胡缨》便是秦天在AI的辅助下,用大约七个小时做出来的,其中秦天的主要工作是输入指令,不断对AI生成的图片进行迭代,最后再对满意的图片进行细节方面的手动修改。

秦天借助AI创作的《赵客缦胡缨》。 (受访者供图/图)

在秦天看来,AI绘图的出现和3D辅助非常相似,它们都受到了很多传统绘画、模型制作的质疑,但是最终都会成为划时代的工具。“就好比最早用笔画画,后来用数位板去创作,再后来用波普艺术去合成、复制、拼贴,到现在 AI用绘画逻辑去组合元素来实现你的想法。”秦天说,“有人说自己用AI创作出来的是艺术品,我觉得也完全没有问题。”

苏拉就职于摩根斯坦利,有着一份令大多数人羡慕工作的她却早早开始上班摸鱼:“因为我觉得未来肯定是人工智能时代,我们这些职业迟早被淘汰,到时被重视的会是思想和理念。”而她摸鱼在做的,便是写诗,如今的自我身份认同也是一名诗人。

诗人苏拉成了AI绘图的使用者,目标是“搞艺术”,具体方式是“画诗”:“艺术和技术是不一样的,我想试试能不能通过这个技术手段来做到艺术家做的事情。有很多AI绘图做得非常好看,但是看久了会腻,因为它们美则美矣,没有深层含义。而我的诗里包含了个人的情感与思考。”

苏拉画的第一张图是《白孔雀》,原诗结尾为“以分解的姿势踩在不断延长着边际灰与银的夜曲中——/在后退的,柔软身体。海水”。于是苏拉给AI的指令为“白色的孔雀飞在天上,背景中有美丽的大海和灿烂的天空”,第一个平台给她生成了一个酷似母鸡的形象,使用后续发布的优化版平台后,苏拉才得到了一张白孔雀图。

苏拉最初用AI创作得到的酷似白母鸡的《白孔雀》。 (受访者供图/图)

《白孔雀》,苏拉用AI创作得出的满意版。 (受访者供图/图)

但她仍不满意,觉得自己只是在描述画面。在绘制《海格与利安德》这首诗时,苏拉尝试更进一步。诗歌描写的是一对悲剧的恋人,“不要让太阳月亮唤醒/他们永恒的蓝”以及“灯塔用尽了心跳——/黑暗的打字机,/流出一首星辰组成的诗”,而苏拉以恋人的形象作为画面基础,并在诗歌意象中挑选了蓝作为基本颜色、星光作为肌理,最后以雕塑和泼墨质感来展现立体与梦幻。

《不要让太阳月亮唤醒他们永恒的蓝》,苏拉用AI创作。 (受访者供图/图)

在苏拉看来,这是一张独立、完整的作品,唯一的遗憾是画中情侣看起来很有生命力,没有体现出两人已经去世、只是骸骨相拥的状态。如今,苏拉报名了纽约艺术学生联盟的线下课,深入学习绘画。

潘多拉的魔盒

2022年5月,随着AI绘图质量与速度的大幅提升,产生的作品也逐渐迈入新高度。建筑设计师马纳斯·巴蒂亚(Manas Bhatia)利用AI设计了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未来乌托邦城市,这个未来城市中高耸的摩天大楼被海藻外墙所包围,外墙既是垂直花园,也是生物空气净化塔。巴蒂亚提出,AI绘图工具可以帮助建筑师更好、更有效地规划未来建筑,一次性生成和测试多个解决方案,节省不少时间和成本。

Manas Bhatia用AI创作的未来乌托邦城市。 (资料图/图)

为热门影视IP制作粉丝向内容的创意总监史蒂夫·科尔森(Steve Coulson)用AI绘图工具制作了漫画《夏日岛》。漫画讲述的是一个怪物被社区接受的故事,映射的便是现实中的AI绘图工具。从单张设计图到动画,AI的潜力不止于此。有网友利用AI生成的图片做出了视频,模拟世界的发展过程,其中包括宇宙的演变、生物的进化和人类文明的发展。FeiArt也在中秋节用AI生成的图片做了一个嫦娥奔月视频。

拉塞尔在采访中提到自己网站的使用者大多是体验派,部分使用者更是将AI当作辅助心理治疗的工具。拉塞尔曾有一段时间每周都会收到一位女士的感谢信,她在信中讲到,自己每次遇到精神状况,都会到AI绘画平台上疏解情绪。

创作工具本身也在迅速地变化升级。一方面,众多AI算法的开源为更多AI平台的出现创造了机会。原版的AI绘画工具基于英语,而本地化后的新生平台使用当地语言,对当地文化与艺术风格也有了更好的理解与呈现。国内的Tiamat人工智能艺术社区便是基于DD v5的技术开发,同时引入了更多中国风的元素。比如2022年8月底开始内测的AI绘画平台文心·一格能准确画出国外平台所无法理解的“驴打滚”“佛跳墙”等中国特色菜。

另一方面,AI也在不断发展,完成越来越多超乎想象的任务。SD开源后,向量图形编辑器、原型设计工具Figma以及图像处理软件Photoshop都引入了AI绘图插件。莫斯塔克表示创始团队看到这些更新也很惊喜,并进一步透露出SD接下来会公开的功能,包括AI视频剪辑与音频剪辑功能:“实际上我们已经能做到很多,只是不想吓到大家,所以一点一点公布。”

在莫斯塔克的畅想中,未来人们不再需要制作PPT,只要告诉AI自己想要什么样的PPT;影视剧也能做到个人化定制,根据自己的需求和想象即时生成。这一点也符合科尔森的预期,他在采访中提到自己喜欢这种可能到来的完全民主化:“当我可以创造自己的艺术或故事时,我为什么要对别人的艺术或故事感兴趣?”

如同潘多拉的魔盒,AI绘画工具的飞速发展也带来了不少争议,最主要的便是版权和可能带来的失业问题。科尔森创作《夏日岛》时,为了保持画面风格统一,输入了某些漫画家的名字作为关键词,在一次采访中他对此也提出了质疑:“这里存在一个巨大的伦理问题。如果我让AI以尼尔·亚当斯(代表作《绿灯侠和绿箭侠》)的风格生成图像,这对他本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莫斯塔克并没有否认AI绘画可能带来的失业问题,但他这么告诉南方周末:“AI能创造的工作岗位的数量将让它所取代的工作岗位的数量相形见绌。任何这些创作者都可以利用这种技术,使他们的作品变得更好,这将是大家都需要的。”

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陆宇婷 南方周末实习生 刘嫄媛

相关资讯

56岁保洁员靠画笔走红,6年挣数十万养“软饭男”丈夫,“怕灵魂死掉,所以不停读书画画”

我的孤独装得下天空的蓝,那是一种很盛大的、能够容纳很多东西的孤独。作者:刘舒扬 侯欣颖编辑:陈佳莉“我怕我的灵魂死掉了,一直在‘喂饭’给它吃,所以我不停地读书、画画。”说出这话的时候,王柳云正坐在一把灰色椅子上。左手边的粉色小电锅里是她今天

这些年给孩子报的兴趣班,钢琴、轮滑、英语、声乐、画画一大堆

从孩子三岁开始我就蠢蠢欲动想给他报各种兴趣班,但是事实证明三岁还是太小了,那时带他去试听了跆拳道、舞蹈、轮滑、钢琴都不肯上。但是过了五岁基本都安排上了不过报着报着我发现他竟然有十几个兴趣班了,今年上小学之后发现还是要减几个,不然没时间学习啊

神的使者阿琪亚娜,4岁开始画画,8岁作品价值600多万美金

被上帝教画画是一种什么体验?她4岁开始画画,8岁时作品就价值几十万美元,15岁靠画画已经成为富翁,重要的是没人教他画画,而她自称是上帝在梦中教她画画,你可能会觉得不扯吗?但是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这都是真的她叫阿琪亚娜,从四岁就自己抱起画笔

她4岁学画,6岁写诗,15岁靠画画成为富翁

看标题您也许会感到十分震惊,她是谁?怎么会这么厉害?这一切都是真的吗?很负责任地告诉大家,这一切的确都是真的!很多人在看到一些无论是年幼成名或者成年时代成名的人物和他们的事迹,都表示深深的怀疑,甚至有些人不惜恶言相向,还有不少人表示鄙视甚至

知名童星谢苗罕晒女儿画画,9岁宝贝呆萌可爱,像极了演员妈妈

6月3日,知名童星谢苗罕见在个人社交账号晒出一段女儿糖豆画画的视频,曝光了爱女的近况。画面中,首先出现在镜头前的是一个平板电脑,里面呈现了电影《目中无人》的海报,海报里牵着马的男子,正是谢苗在戏中扮演的角色。电影在端午节后上映,为了给老爸做

这篇文章教你怎么用AI画画

前几天,我在朋友圈里看到了一个朋友发布由AI绘制的图片,感觉非常新奇和有趣。我就也想尝试一下,看看用AI进行绘画的体验是怎么样的。于是便私聊了这位朋友,让他推荐几个可以进行输入文字自动生成图片的软件,在经过一段时间的体验后,感觉还是比较不错

当AI开始画画:画师会失业吗?

把脑海中的画面用一句话表达出来,尽可能细节化,然后点击鼠标,只需要几秒钟,你就能获得一张高度渲染的精美图片。当然,你也可以只模糊地输入几个字,描述越模糊,得到的结果越出乎意料。哪怕你连画笔都没拿过,也能“画”出一幅梵高的《星空》和莫奈的《日

当AI学会画画,画师们该感到害怕吗?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这首英国诗人狄兰·托马斯写给病危父亲的诗歌,在2022年成为中国美术学院图像与媒体艺术类专业复试的命题创作试题。长期进行现代诗创作的苏拉用AI绘图工具给出了心目中的答案:星空中温润、细腻的玫瑰色黑洞。苏拉告诉南方

看完AI画画,我的插画师朋友挺急的

一、AI画画做得有多好了?最近一个新闻非常出圈,并且成功登上微博热搜,一个来自美国的39岁的游戏设计师用AI画画工具-midjourney创作的一张作品,获得了科罗拉多州博览会的艺术比赛第一名。作品名称叫做《空间歌剧院》,作品本身非常漂亮,

单卡就能运行AI画画模型,小白也能看懂的教程来了,还有免费算力

允中 发自 凹非寺量子位 | 公众号 QbitAI昇思MindSpore首个可训练的diffusion模型DDPM马上要和大家见面了,操作简单,可训练+推理,单卡即可运行。最近爆火的AI绘图,相信大家并不陌生了。从AI绘图软件生成的作品打败

用文字画画的“AI绘画”走红网络,它将取代人类绘画吗?

近期“AI眼中的世界”频繁出现于公众视野,从未来中国到节气美食,甚至是世界杯的经典场景……AI(人工智能)绘画工具基于使用者文字描述生成的场景总是能带给人不一样的视觉体验。但与AI绘画相关的争议也从未停歇,“绘画会被AI取代吗”更是成为网友

看了AI画画,我想拔掉它的电源

2022 年4月4 日,英国伦敦。机器人Ai-Da 在英国图书馆展示绘画才能。(图/ 视觉中国)试想,在城市里,楼房的排水管相互连通,组成一个巨大的管道迷宫,而你踩着冲浪板在管道里滑行,穿梭于一个个建筑体间……这不是现实场景,而是梦境里的画

当AI开始画画和“摄影”:不仅娱乐人,还会愚弄人

人工智能势不可挡。本周,包括微软、谷歌、英伟达、Adobe在内的全球多家科技巨头公司都不约而同地发布或开放生成式AI新技术,其中微软和Adobe发布了与图像生成相关的新应用。然而,AI不仅可以帮助人类,也会被利用来戏弄人类。例如,近日互联网

科技进步了,人工智能也能画画,堪比艺术家

有钱人的世界我根本无法理解!今年2月份,一位巴黎艺术品收藏家花了1W欧元,买了一幅人工智能画的画。那可是近8W人民币啊!能买多少颜料、画布、画纸啊!他买下的画长这样——La Comtesse de Belamy,2018,由 GAN 创作还

友情链接

网址导航 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妈妈知道币圈以色列旅游网信用征信资讯网欧阳娜娜歌迷网张杰歌迷网白洋淀旅游攻略书法培训网桂林阳朔旅游网视频号直播资讯网浙江旅游网柳岩影迷网动漫资讯网徽州大峡谷漂流网捷克旅游网湖北旅游网卡地亚腕表之家
美术艺考培训网-是一个集美术艺考学习资料、政策解读、报考信息、志愿填报于一体的美术学习门户网站。中国美术高考培训权威机构、画室培训领导品牌、十大排名画室、美术培训机构、在线教育、专注于为广大艺考生提供优质的艺考培训课程、艺术类院校库查询,艺考生高考培训资料、艺术考试资讯等信息。
美术艺考培训网 yiyanggu.cn ©2022-2028版权所有